手机访问《fǎng wèn》:m.http://www.incauk.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shì jiè》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appeared》解密!

玉石藏家私经畅谈 解读玉器究竟魅力何在

 更新时间:2011-04-16 12:02

未解之谜

  对于纯粹的收藏家而言,玉器绝不仅《not only》仅是标签上那一串抽象的数字,无论是这个数字有多长,都衡量不了一块喜欢的玉器在自己《zì jǐ》心里的价值,所以,这些收藏家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黄金有价玉无价”。玉器究竟魅力何在?能够让藏家们无法《to be》自拔地爱《love》上它。有人说,玉器的魅力在于每件玉器都是独一无二的“孤品”,因为世界《shì jiè》上没有完全《wán quán》一样的两件玉器;有人说,玉器的魅力在于变化,只要经常佩戴,用手把玩,日积月累,就会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还有人说,玉器是远古信息的携带者,研究它会让你进入一个神秘的世界……尽管每个藏家给出的理由都不一样,但是他们对玉器收藏都是如此的痴迷。
  无论是收藏和田玉的书法家欧广勇、沉浸于红山文化的郭文基、钟情明清玉器的骆先生还是对翡翠有独特了解的陈美琳,他们与玉之间远远超越了买卖关系,甚至高于收藏层次,或许,那已经是一种与玉石心灵相通的境界了。羊城晚报记者《jì zhě》请来四位藏玉高手分享各自的藏玉心经,同时亦有重量《zhòng liàng》级专家点评,希望他们的经验能为爱玉、藏玉的各位带来一次精神享受。
  中国《zhōng guó》书协创作委员、广东省书协副主席,中国《zhōng guó》书协书法培训中心《zhōng xīn》教授,岭南诗社常委……
  年过七十、精神矍铄的欧广勇在广东书法界可谓无人不知,这从他担任过的和正在担任的职务就能看出一二:中国书协创作委员、广东省书协副主席,中国书协书法培训中心《zhōng xīn》教授,岭南诗社常委……不过,人们只知道《zhī dao》他是一名著名的书法家,诗书画印都颇具功力,却不了解他其实也是一位玉石收藏家。欧广勇有超过20年的收藏经历,他用艺术家的眼光看待玉石收藏,一些书画界人士正是在他的影响下也喜欢上了收藏玉石。
  在欧广勇看来,很多的书法上的道理和鉴赏道理都和玉是相通的。比如中国书画讲究“骨法用笔”,他就会想到要像玉那样健刚;再如讲究“气韵生动”,而藏家在判断古玉的真伪时,气韵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indexes》,好玉的线条非常流畅,气与力都很到位,所谓“曹衣出水、吴带当风”,说的就是这个;书画上还讲究“应物象形”,玉器的工艺也是一样……所以欧广勇说,他在藏玉、玩玉、赏玉的过程中汲取文化营养,用在自己的书法修为上。但事实上,玉器给欧广勇带来的,不仅是书法上的灵感《gǎn》和借鉴,还有在闲暇时的把玩,都是很过瘾的事情《affair》,那温润的质感《gǎn》、精巧的雕工,都让他沉浸良久,乐在其中。
  欧广勇说自己是“好玩玉不求甚解”,但其实他对玉的研究有着独特的见解。“我们搞书画的,在玉文化方面细心研究下去,会悟到很多东西,比如我们学汉隶,不光是学隶书的本身,还要学隶书以外的汉代的方方面面的艺术,比如诗文、瓦当、汉玉、雕像,来丰富我们的汉隶艺术。”
  欧广勇介绍,现在最热最贵的就是和田玉,和田玉里面又属最白的羊脂玉最为珍贵。此外,年代、大小、工艺几方面都是重要的定价参考指标《indexes》。不过,欧广勇提醒说,羊脂玉是一个比较宽泛的说法,并没有一个很精确的概念说什么样的才算羊脂玉,而现在,真正的羊脂玉已经很少了,甚至可以《 kě yǐ》说几乎《jī hū》没有了。所以如果从收藏的角度《attitudes》说,能够收到《shōu dào》比较好的和田玉已经是不错的了,不过现在的籽料很少,基础的籽料一公斤就要一百多万元。
  欧广勇最为担心《 dān xīn》的是,现在人们对和田玉的追求主要是从经济《jīng jì》上考虑的。曾有一个陶瓷专家讲,陶瓷是火的艺术,本来应该讲火、讲釉,但现在人们只讲陶瓷上面的画有多好,这就偏了,和玉一样,如果再只讲玉质好不好,值多少钱,玉的文化和内涵以后就可能《would》没了。
  “人们普遍认为,中国的抽象艺术比较薄弱,西方是抽象艺术的鼻祖,殊不知中国在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时期,抽象艺术就已经非常了不起了,这一点只要看看这两个时期的玉器就会明白,它们所展现出的抽象造型,至今都会让人感到震惊!”郭文基如是说。
  红山文化距今五六千年,良渚文化距今也有四千多年。这是一段遥远的岁月,岁月的那一边是什么呢?这个时候《shí hou》的玉器为什么会是这样的造型?这个造型又代表着什么?曾经什么样的人佩戴或使用过它们?每一件玉器都有着怎样的身世和命运?在几千年之后,它们到了我们的手中。在郭文基眼中,每一件红山或良渚时期的玉器,都是一个有生命的个体,它们在等待人们发掘它们的身世,解开它们身上所携带的谜团。所以,郭文基说,收藏古玉会让人上瘾,整天就想着那个年代的事。
  郭文基给记者《jì zhě》展示了几件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时期的玉器,有太阳神、c龙等,那种既粗朴又精巧的抽象造型,即使是今天,也一样让人拍案叫绝。那么,郭文基是如何《how》走近古玉收藏的呢?郭文基告诉记者,他从小就很喜欢玉,有时候《shí hou》看到玉,就会问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后来有个朋友,家里几代都是搞古玉收藏的,郭文基就在他的指导下入了门。到今天,郭文基收藏古玉已经快二十年了,他说:“世界的抽象艺术在中国,中国的抽象艺术在红山,红山文化太迷人了!”
  收藏古玉,郭文基的心得是,不要为了玩古玉而玩古玉,首先基础要打好,先看古书了解那个时代,然后到博物馆《bó wù guǎn》去看,而且《but》要慢慢去玩,不要一下子投取禷ttitudes》胩唷9幕固乇鹎康鳌秖iáng diào》,古玉收藏要有多方面的知识,历史、文学、艺术、书法、篆刻,都得有研究,这几个方面缺一不可。
  郭文基介绍说,现在市场上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古玉假的东西特别多,对市场的冲击很厉害《Fierce》,所以搞收藏一定要谨慎,但也很考眼力:“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的玉器以味道、工艺、神韵见长,但是在地下埋了几千年,刚上手的时候它很可能《would》是一块不起眼的石头,但是经过你去盘它,时间长了,它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慢慢恢复当初的神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