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visit』:m.http://www.incauk.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shì jiè』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appeared』解密!

解密毛骨悚然的菜市口刑场灵异事件

 更新时间:2015-07-22 07:36

未解之谜

解密毛骨悚然的菜市口刑场灵异事件

菜市口刑场灵异事件

  菜市口,清代杀人的法场,设于今宣武区菜市口百货商场附近。北京的胡同多,街口就多,名气最大『largest』的当数宣武门外的菜市口。菜市口名气大是因为那曾是杀人的地方,是刑场,有不少名人都是被斩首在菜市口。戏文中唱道“推出午门斩首”,其实是拉到菜市口“出红差”,砍头!犯人被杀后,尸体被人运走,血迹即被黄土垫盖上,尔后便有人在此卖菜,菜市生意兴隆,故菜市口由此而得名。

  菜市口在京城的名气可是不小,一千年前的辽代,这里是安东门外的郊野,金代是施仁门里的丁字街,明朝时是京城最大的蔬菜市场,沿街菜摊菜店众多,所以四九城的许多『xǔ duō』人都来此买菜,并把菜市最集中的街口称为菜市街,清代时改称菜市口,此名一直沿用到今日。使菜市口名声大振的主要原因,是清政府将杀人的刑场从明朝时的西四牌楼(当时叫西市)移至宣武门外的菜市口。据说当年的刑场就设于今天的菜市口大街北侧十字路口附近(原宣武区菜市口百货商场旧址附近),每到冬至前夕对判为秋后问斩的囚犯执行死刑死囚在天亮前被推入囚车,经宣武门,走宣外大街到菜市口,囚犯由东往西排好,刽子手手执鬼头刀也依次排列,头被砍下来后,挂在或插在街中木桩子上示众。慈禧太后发动宫廷政变夺得政权,实行首次垂帘听政时,受咸丰皇帝遗诏的八位赞襄政务大臣中的肃顺,就是在此被杀头的。戊戌变法失败后,慈禧将谭嗣同、刘光弟等志士同仁杀害于此。据马芷庠编写的《北平旅行『lǚ xíng』指南》记载:每逢秋后朝审,在京处决犯人众多之时,由东向西排列,刽子手执刀由东向西顺序斩决。所用鬼头刀五柄、凌迟分尸刀十柄,现存于历史博物馆『bó wù guǎn』。旧时,犯人被押出宣武门(顺承门),过断头(魂)桥,经迷市,送往菜市口法场,就不可能『would』有生还的希望了。犯人被杀后,尸体被人运走,血迹即被黄土垫盖上。以后菜市口逐渐成为刑场的代名词。1911年随着『Along with』清王朝的灭亡,刑场被转移以后这一带逐渐成为宣外大街最繁华的商业街和交通枢纽。

  传说『chuán shuō』:有这么一家裁缝铺子,就住菜市口,由于『Meanwhile』手艺好,生意很旺盛。时间久了就远近都出了名。就说这有这么一年,夏景天儿,菜市口外砍死了一个乱 x。当天晚上,裁缝铺掌柜的睡着正香,突然发现屋里有人走动,心里一想,八成闹贼。可又一想,这贼就让他闹吧,反正我这屋里一件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就眯缝着眼睛瞅着,这贼摸索了一会,倒也懂事出门随手把们给关了。第二天,掌柜的起床看看丢没丢什么东西,一收拾发现自己『zì jǐ』的针线笸箩不见了。就在这时外头有人喊:掌柜的快出来看看吧。掌柜的出门跟众人到荒郊一看,昨天『zuó tiān』那个斩首的人,脑袋和身子连在了一起『with』。而且『but』脖子上有一串细细的线痕,旁边就扔着裁缝铺的笸箩!菜市口斜对过儿有个鹤年堂,刀伤药出名。每次行完刑,夜里总有“人”拍门买刀伤药。后来,到鹤年堂买刀伤药也成了老北京的一句骂人俗话了。老铺现在应该已经拆了。

 

北京菜市口刑场流传甚广的惊悚传闻

  北京,今天的宣武区有一个著名的地点----菜市口。这是一条繁华的丁字路口。东边直通珠市口可以『can』到前门大街;它的北方就是宣武门外大街;西边就是著名的广安门(现在是广安门立交桥)。

  北京的“菜市口”自明清以来一直是杀人斩首的刑场!

  在一些古装电视剧或描写古代的小说里大臣们冒犯了皇帝,龙颜大怒,拍案而立:“推出午门斩首!”这推出午门就是拉到菜市口行刑开斩!再有,社会上的反党,流寇,土匪,忤逆,奸夫,淫妇···也都是一律推到菜市口或斩或剐!

  所以,自明清以来,菜市口一直是一个恐怖阴森的血腥地段,让人听来不寒而栗!其中最著名的就有明末大将军袁崇焕天冤被剐英烈而死!清朝后期“戊戌变法”英勇就义的六位报国真君子!

  其实,慈禧太后最初要斩首的是七个人,其中官至二品的礼部右侍郎徐致靖被网开一面告老还乡,其余的六位是:谭嗣同,林旭,杨锐,杨深秀,刘光第,康广仁。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这六位在菜市口大义凛然,杀头问斩,慷慨就义,感『sense』天动地!

  几百年来,菜市口也就成了“刑场”的代名词,日久天长,民间便渐渐流传出了关于菜市口刑场的种种传说『chuán shuō』,让人听来后背发凉!

  早年的一天傍晚,太阳西沉,菜市口人头攒动,官府又是轰轰烈烈斩首一个乱党。监斩官红牌一扔,被绑犯人跪在当间口中大喊:“哈哈哈哈!砍头不过碗口大的疤瘌,再过二十年又是一条好汉!”刽子手钢刀寒闪,手起刀落!但见,人头骨碌碌滚出好远,腔子里血喷三尺,倒地而亡!刽子手擦干钢刀转身而去!衙役们拿了一领破席盖住尸身,随着『Along with』监斩官的轿子威风凛凛回衙而去!

  人群渐渐散开,直到夜晚也没有人来收尸发丧,只让那尸身暴在光天化日之下!

  距离菜市口不远的一家小小裁缝铺,夫妻二人男裁女针,生意清淡勉强糊口。这一天天色已没,眼观不明,夫妻二人收拾铺面关门闭窗,吃过晚饭便铺床设枕,吹灯拔蜡上床安歇。

  睡到半夜时分,裁缝忽然惊醒,侧耳听听屋内有声!慢慢抬起头来借淡淡月光睁眼一看,大吃一惊!不好,屋内有人走动!难道贼人不成?心中突突害怕!想想自己『zì jǐ』夫妻身单力薄不敢轻举妄动。伏在被窝转念一想:小小裁缝,除了布料便是刀剪,屋内一无金银二无财薄簆iào』Γ送庵挥幸晃颓逅狡懊娣郏鹞匏锱滤卫矗伤グ桑∥菽诤谟白松硇伪阋裁欧斐鋈チ恕2梅煺獠牌鹕碇匦鹿睾闷堂牛馗庞痔上滤酢

  第二天,夫妻二人早早起来重整针黹准备做活。却发现昨晚放在大案上的针线笸箩倒是不翼而飞!找遍所有『suǒ yǒu』怎么不见?裁缝裁缝,没有了针线怎生做活?正在狐疑,忽听大街之上有人喊叫:“奇怪奇怪!好生奇怪!天下之奇,世上之怪!”

  裁缝赶快跑出一瞧,刑场周围一圈人围住昨天『zuó tiān』的死尸正在呱噪!裁缝挤进人群用目一观,吓得半死!只见死人的头颅与身躯不知被何人用针线缝在一起『with』,脖子上密密麻麻针线分明!

  昨晚丢失的针线笸箩扔在死人的身旁,再看死人的右手明明捏住了一只穿好黑线的钢针,裁缝头晕脑胀吓得昏死过去!众人一看明白几分,连搭带抬把裁缝送回家中。自此,裁缝大病一场,痊愈以后带领妻子别处谋生去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