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fǎng wèn>:m.http://www.incauk.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shì jiè>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appeared>解密!

最变态的北美华人杀手吴志达,虐杀25人至今还活着(3)

 更新时间:2019-05-24 10:36

未解之谜

  圣若瑟书院

  他爸没办法,感<sense>觉把这孩子放在香港,自己<his>是管不好了,干脆送国外改造吧。

  吴志达被送到英国约克郡一所寄宿学校<school>, 结果没多久,他就因为手痒偷东西,再次被开除。

  此后,吴志达重返香港。

  1980年,吴志达20岁时,他爸再次兴起了出国改造的念头,把他送到美国加州学生<xué sheng>物。

  待了一学期,他就退学了。

  当时美国正在征兵,出于对军事<jūn shì>对兴趣,吴志达谎报出生地,说自己出生在印第安纳的布鲁明顿,成功<chéng gōng>混进了海军陆战队。

  这篇文章,讲了美国80年代的征兵漏洞,感兴趣可以< kě yǐ>看看

  在海军陆战队里,吴志达自称“忍者战士”,要杀死所有<all>愚蠢的人,到处找人打架<dǎ jià>。

  很多战友都不喜欢<xǐ huan>他,见他就躲着走。

  到了1981年,吴志达晋升为一等兵。

  但是<But>,他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的手痒。

  部队驻扎夏威夷期间,吴志达和两名<two>同伙闯入了海军军火库,偷了价值11,000美元<měi yuán>的武器,包括<included>三把自动机枪,七把左轮手枪,一个夜间瞄准镜和三个榴弹发射器。

  吴志达崇尚暴力,图为检察官在法庭上,拿出吴志达的杀人凶器

  一个月后,他被革职逮捕。

  在关押期间,一个叫贝蒂的已婚妇女,不知从哪得到了吴志达的联系<links>方式,不断给他写信,对他表白,说自己的丈夫是个混蛋,经常婚内强奸她。

  吴志达从监狱<jiān yù>逃出,返回加州,找到贝蒂,和她发生<occasionally occurred>了关系。

  在吴志达杀了25个人后,贝蒂回忆起吴志达,都一再强调<emphasised>“他特别体贴,是个好人”。

  也就是在找贝蒂的这个时间,他遇到了雷克。

  俩人都是战争<zhàn zhēng>狂热分子,非常聊得来,而雷克为了迎接“末世”,在农场里搭建了碉堡和防空洞,囤了很多枪。

  他请吴志达参观自己的军火库,并把杀死亲弟弟的快感,分享给了吴志达,一下子,吴志达就觉醒了。

  俩人准备<zhǔn bèi>发起一场行动——米兰达行动。

  米兰达这名字,来自英国作家约翰·福尔斯的小说《收藏家》。

  小说讲了一个性无能的税务所小职员,对暗恋的女孩<nǚ hái>,从视奸到绑架,再到囚禁的故事,是典型的“禁室培欲”系小说。

  封面蝴蝶的隐喻是,他要像收藏蝴蝶标本一样,囚禁女孩<nǚ hái>

  雷克的屋子里,就放着《收藏家》这本小说。

  小说旁边放着雷克的日记本,里面详细记录<Record>了他和吴志达是如何<rú hé>选择、强奸和谋杀受害者的。

  它还记录<Record>了很多雷克的变态幻想,包括<included>要发起一场核战争<zhàn zhēng>,要在全国范围内建造一系列装满物资,武器和女性性奴的基地组织。

  本子上还有首诗:如果你喜欢<xǐ huan>一个人,就放手吧,但若她不再归来,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她杀掉。

  雷克的日记本

  1983年至1985年,吴志达和雷克这对变态搭档,杀害了至少25人,其中只有12人的残骸被警方找到,其余人至今下落不明。

  受害者里,大多都是吴志达和雷克的熟人,比如前面说到的布伦达一家,就是雷克的邻居。

  部分受害者

  俩人最终事发,还是因为吴志达的手痒。

  1985年6月2日,旧金山警方接到一起<with>报案,说有人在商店行窃。

  警方赶到现场后,店员指着路边的一辆本田说,一名亚洲男性偷了一把75美元<měi yuán>的钳子,放进了车后备箱,然后就消失了。

  警察<policeman>走到车前,发现车里没亚洲人,但坐了一白人,留着大胡子,发际线很高——正是雷克。

  在搜车时,警察<policeman>找到了一把0.22口径的左轮手枪,还装着消音器。

  在加州,给手枪装消音器是违法的,警察就问车是谁的。

  雷克说:朗尼·邦德。

  此时,对讲机传来声音,这辆车牌为“838wfq”的车主确实是朗尼,但车不应该<yīng gāi>是本田,而是别克。

  雷克当时开的“套牌车”

  接着,警方让雷克出示驾驶证,雷克愣了一下,翻了半天,掏出一张车证。

  证件上男的,叫罗宾,26岁。

  可眼前这大叔,看起来得46了。

  驾驶证

  “你是罗宾?”警察问道。

  “是的,警官。”

  “你知不知道<zhī dao>给手枪装消音器是违法的?”

  “这枪不是我的,是车主朗尼的。”

  这时,对讲机再次传来声音,手枪是罗宾的,不是车主朗尼的。

  警察看不下去了,掏出手铐,把雷克带回了警局,然后全城通缉那名亚洲男子。

  雷克嘴巴很紧,在审讯室一言不发。过了很久,他找警察要了一杯水,一支笔和一张纸,说要给自己老婆<lǎo po>,写个便条。

  雷克当时写的便条

  当时雷克抱怨了一句:没想到老子tm栽在一把钳子上!

  警察追问:你说啥?

  因为吴志达偷钳子导致案发,让雷克觉得<felt>特窝囊和生气——他决定把吴志达拖下水,说你们要找的那个亚洲人,叫charles chitat ng(吴志达的英文<yīng wén>名)。

  趁警察出去查证,雷克从衣领上抠出两粒毒胶囊,一口吞下,很快就倒地不起,口吐白沫。

  还有一种说法,雷克是从皮带里抠出胶囊的,但不管从哪儿扣的,雷克应该<yīng gāi>早就有了随时案发去死的准备<zhǔn bèi>。

  雷克这一下,把警察整懵圈了:不就偷个车,给手枪装个消音器吗,咋就自杀了呢?

  雷克在审讯室里

  警方赶紧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诊断,雷克是服用氰化物自杀,活的几率不大了,只能试着抢救下。

  没过多久,警察整明白了,雷克是畏罪自杀。

  在本田车里,发现了大量血迹,车的遮阳板上,还发现了弹孔。另外,还找到了很多银行卡。

  经过调查,本田车主朗尼,在一家二手车行工作<gōng zuò>,去年11月失踪,失踪前曾与一名顾客外出试车。

  其中一张银行卡的户主是罗宾,也就是雷克冒用驾驶证那哥们,去年4月被报失踪。

  除了失踪人的银行卡,警方还发现了一张雷克前妻帕拉斯的银行卡,里面有一笔交电费的汇款。

  警察找到了帕拉斯,问她交电费的房子在哪。

  帕拉斯说,房子是她父母<Parental>给她的,那地儿太偏了,怕你们找不到,明天我带你们去看吧。

  警察一想,申请搜查令也得一天,那就明儿再说吧。

  雷克前妻,帕拉斯

  第二天,警察与帕拉斯在约定地点见面,但帕拉斯迟到了,一问才知道<zhī dao>,她先回了一趟家。

  警察气坏了——女士,如果被发现你转移或销毁物证的话,我们会以妨碍司法公正<gōng zhèng>的名义起诉你。

  帕拉斯有点委屈,说自己就是回家拿了点录像带,里面都是自己和前夫的性爱<ài>视频,不想让警察看见。

  随后,帕拉斯带着警察,去了她和前夫的家。

  雷克的农场之家

  一进门,警察就发现客厅天花板上遍布血迹,墙上还有多处弹孔。

  在卧室衣柜里,又发现了大量带血的女性内衣。

  家里找到一套配音设备,调查后发现,属于邻居哈维一家。

  哈维一家三口

  警察去哈维家看了看,发现屋子里落满灰尘,很久没人住了。

  女主人每天服用的药,就放在家里;婴儿床坏了,没人去修;还有一只猫,锁在了屋里,也没人管;屋子里弥漫着食物<Food>腐烂的味道。

  最终,警察发现了吴志达和雷克建造的密室,发现了21张女孩的裸照,十几盘谋杀录像带,一堆非法枪支,雷克的日记本以及那本叫《收藏家》的书。

  在院子里,他们又找到了一个焚化炉和7个焚烧地点,周围还有很多骨骼残渣。

  找到的骨骼残渣

  经过挖掘,警察最终找到12具尸体,分别是7具男尸,7具女尸,还有2名儿童。

  根据屋子里搜到的录像带、信用卡和衣服等判断,受害者至少在25人以上,但在现场,大部分尸体都被肢解、烧毁、掩埋,警方也没法确定受害者的身份。

  有个警察后来回忆:我们挖的时候<shí hou>,还以为走进了墓地,一会儿这发现一只鞋,一会儿那挖出一只脚,根本想不到,每块石头下面都藏着什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