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visit〗:m.http://www.incauk.org/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shì jiè〗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kāi shǐ〗解密!

揭密历史之马可波罗留下六大谜团

 更新时间:2010-10-18 20:37

未解之谜
马可?波罗从大汗手中接受〖jiē shòu〗金《圣书》
在大都,大汗向穷人施舍救济
  七百年前,一个威尼斯年轻人踏上旅途,在二十四年的漫长〖màn cháng〗历险中,探索了最遥远的异域国度〖 dù〗。他的游记《东方见闻录》改变了历史的轨迹,使他成为〖Become〗了传奇人物。然而〖rán ér〗,也有一些人说他是个骗子。几百年来,马可?波罗激励了无数后人,却也受到了诸多质疑。这位跨越大陆的伟大探险家、是否亲眼看到过书中描写的一切?他是否真的到过中国〖China〗?七百年后,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摄影师麦克?山下重走了当年马可?波罗走过的道路。本文是他同大英图书馆博士弗朗西丝?伍德的部分对话。
议题一:路线
  伍德:马可?波罗应该〖yīng gāi〗是从威尼斯一路前往北京,而后继续在中国〖China〗旅行〖trip〗。根据这样〖then〗一本游记,我想,大多数人都会觉得〖jué de〗可以〖can〗照着其中所写的路线,一站一站地前进。但仔细阅读之后,就知道〖knew〗这是不可能〖would〗的。这不是一本可以〖can〗直接参考的旅行〖trip〗指南。
  山下:他在书中提到的两地距离,有些极为精准,有些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最让我觉得〖jué de〗不可思议的是他在旅行归来大约〖about〗二十年后才写下了这本游记。现实的场景与他所描述的完全〖wán quán〗吻合,而且〖but〗,恰恰都是在他所说的地方找到的。
  议题二:马可的描述
  伍德:人们很早就开始〖kāi shǐ〗怀疑马可?波罗。首先,大家不相信〖xiāng xìn〗中国真的像他所写的那样幅员有那么辽阔。到了十九世纪,人们开始质疑,是不是真的能按他给出的时间从甲地走到乙地。我想,要是把几百年来人们提出的疑点累积起来,你会发现,马可?波罗的确很值得怀疑。
  山下:昨天〖yesterday〗晚上,我重读了《东方见闻录》中有关他在敦煌那段时间的经历。文字与现实的相似让我非常惊讶,而且〖but〗,不仅〖bù jǐn〗仅是相似,他极为精确地描述了一场杀羊的仪式,其目的是保佑儿女平安;这跟我们在婚礼上看到的情景一模一样。
议题三:书中遗漏
  伍德:书中有一些严重的遗漏,让人打心底里怀疑他写的是不是亲身的经历。比如说,他根本没提到使用筷子,也没说喝茶。虽然替他辩护的人会说这是因为他不喜欢〖xǐ huan〗喝茶,他是意大利人,也许〖yě xǔ〗更喜欢〖xǐ huan〗喝葡萄酒。他在中国应该〖yīng gāi〗会看到女子裹脚,但书里也没提。我认为,这些遗漏都是问题〖wèn tí〗。
  山下:怀疑马可?波罗的人提出的一个主要〖zhǔ yào〗论点、就是他没说起裹脚的事。不过,我认为书中其实讲到了这个问题:描写女人的步态时,他说那是非常秀气的步子,前、后脚之间的距离、和一根头发丝差不多。我觉得,这正是在描写裹脚的妇女如何〖how〗走路〖walk〗。还有一点,由于〖yóu yú〗当时的女性都穿着长裙,马可不可能〖would〗看到她们的脚。所以依我看来,虽然没有直接看见,但他的确谈到了裹脚的女子。
  刘教授:在蒙古人的朝代,蒙古人的地位〖Brydon〗是最高的,他们是统治阶级。像马可?波罗之类的外国人都属于第二等人。而北方的汉人和南方的汉人分别被归为第三等和第四等。很多像马可?波罗这样〖then〗的人,通常只跟同一等级的人来往,这很正常。马可很少与等级比他低的汉人来往,难怪没学到多少汉人的习俗〖xí sú〗。
  议题四:史料记载
  伍德:我认为,有关马可?波罗的最大〖zuì dà〗疑点,是他没有出现〖chū xiàn〗在任何汉语或蒙古语的史料中。当时中国的官僚体系〖tǐ xì〗极为庞大,一切大小事项都会被记录〖jì lù〗在案,每个城市〖cities〗的每一任地方官,每一个小官吏都不会被漏掉,但马可?波罗一家压根儿没出现〖chū xiàn〗过。文献中记录〖jì lù〗了其他〖other〗欧洲人,却没有马可?波罗。两百年来,中国的、欧洲的历史学家都在竭力寻找,结果一无所获。这是一个大问题。
  刘教授:作为一名历史学者,我认为,不能过于依赖那一时期的记录,就连一些重要〖important〗的人物也没有出现在当时的汉语文献中。元朝的原始档案在朝代临近尾声时就已被毁了。
  议题五:第一手的经验
  伍德:他即便没去过〖been〗中国,照样可以写出这样一本书。仅一百年后,就有一个知名的商人佩加洛提,他在安特卫普工作〖gōng zuò〗,最远只到过巴勒斯坦,却写了一本如何〖how〗跟中国做贸易的畅销书,甚至建议要带上女人,因为同中国女子交往很不安全〖safest〗。我认为,他写的不是第一手的经验;我也不相信〖xiāng xìn〗马可?波罗写的是自己〖his〗的经历。
  山下:马可讲述的故事有些的确是匪夷所思。他说,他曾遇到吃生肉的人;对此,我要亲眼见过才敢相信。作为蒙古大汗忽必烈的使臣,马可?波罗曾到访云南,遇见了一些少数民族。有一件事让他非常惊讶:这里的人们竟然食用生肉。很显然,今天他们依旧如此。但是〖dàn shì〗我没想到的,他们喜欢生吃的这种肉竟会是猪肉。我很小的时候〖shí hou〗就知道〖knew〗了,猪肉一定要煮熟之后才能吃。可是这些人,七百年来他们一直在吃生猪肉;而且从这一张张气色红润的面庞来看,他们都非常健康。
议题六:原始手稿
  伍德:马可?波罗和他的游记或者说他在异乡的发现,存在着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找不到原始的手稿。原稿已经〖yǐ jing〗失传了,留存下来的只是一些手抄本,是经过不断誊写的抄本。早期的马可?波罗游记抄本、大约〖about〗有150份,而且各不相同。如果没有最原始的手稿,就很难追溯这些故事的源头。
  山下:有一件事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当时,威尼斯与热那亚之间的海战已持续了多年。返乡之后没过多久,马可就被软禁了。历史上最伟大的旅行家,其实是在一间牢房里写下了这本游记。这部传奇著作就在这种环境里完成的。马可向关押在同屋的鲁斯提契洛口述,而这位作家一向喜欢渲染色彩、添加想象。或许,是代笔的鲁斯提契洛,做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夸大。
  结论
  伍德:我想,总要综合考虑所有〖all〗的疑点、问题、遗漏、怀疑、以及关于他是否去过〖been〗中国的争论,设法得出一个结论。我认为他显然没去过,但又有很多人坚信、他确实去了。我们没法用指纹或dna证明〖certificate〗什么,毕竟已经〖yǐ jing〗过去了七百年。说到底,这真的只是一个相信不相信的问题。
  山下:对于那些怀疑马可?波罗的人、以及他们的种种说法,作为惟一重新走过这段旅程的人,我可以给出一个答案:我们或许可以坐在伦敦的某个图书馆里,反复思索他究竟去过哪些地方;可是一旦踏上他曾走过的道路,你就会不由自主地对马可?波罗深信不疑。因为,他的描述太准确了。
相关阅读